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西安夜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西安夜网 西安夜网首页 科技 查看内容

美团点评今日上市,市值508亿美元,位列中国互联网市值第四。创业近15年的王兴进入全 ...

2018-9-20 17:35| 发布者: 左二爷| 查看: 46| 评论: 0|来自: 西安夜网www.code118.com

摘要:       王兴拥有多个面孔。他是copy者,有时候甚至是无所忌惮的copy。他像知识分子般引经据典,但其公司在扩张中又多次参与流血斗殴。他公开批评阿里又站队腾讯,逃脱不了资本意志。他善战而又不断烧钱扩张的动 ...

  

  

  王兴拥有多个面孔。他是copy者,有时候甚至是无所忌惮的copy。他像知识分子般引经据典,但其公司在扩张中又多次参与流血斗殴。他公开批评阿里又站队腾讯,逃脱不了资本意志。他善战而又不断烧钱扩张的动作决定了他最基本的面孔——创业者。

  一家公司的命运,跟创始人的人格特质息息相关。王兴的几张面孔塑造了美团的现在,也将会影响美团的未来。

  copy者

  2010年1月,王兴拉着几个人去小餐馆吃饭。饭桌上,他说,我们要copy Groupon。Groupon是美国新兴的团购网购。饭后,他的一个手下用谷歌翻译把Groupon网站翻译成中文,截图打印,拿着这张纸对商家说:美团就要上线了,暂时只对高端会员开放,产品界面就是这个样子。这就是美团的诞生的时刻。

  在这之前,王兴还有两次瞩目的创业。2005年,他注意到美国成立一年多的Facebook的发展势头,便模仿成立了校内网。直接复制Facebook的UI界面,成为校内网的污点。当然,抄袭也让校内网在用户体验上更胜一筹。

  周鸿祎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见到王兴。他说这帮人年轻人太狂妄,“眼睛都长到了天花板上”。次年,校内网用户激增,王兴没掌握好融资节奏,缺钱。他选择卖掉公司。当然,收购方的开价是千万元级别。王兴虽然哭了,但拿到的钱起码能在北京买一套房。

  2007年,王兴又注意到美国刚成立的社交网站推特,他再一次模仿前辈,成立饭否。到2009年,饭否成为讨论公共事件的舆论场。但因为不懂国情,饭否直接关闭,就此衰落。接着,为寻找出路的王兴,借鉴Groupon,成立美团。

  如果他的校内网、饭否最终做成一个,他可能就不会跟马化腾同时出现在乌镇饭局上了。

  追随王兴的创业轨迹,你会越来越明显地发现,王兴的成长史就是一部借鉴史。当美团从惨烈的百团大战胜出,并开始向外卖、酒旅、打车等领域扩张时,呈现的还是一个copy者面孔。他擅长在其他创业者已经验证过的存量市场中抢夺蛋糕,而不是去寻找新的价值增长点,或者去开拓一个全新领域。

  以美团外卖与饿了么之间的竞争为例。据美团投资人徐新所讲,美团内部有个团队监控所有交易,发现日订单过千的产品后他们就立即开始研究。他们发现了饿了么,研究6个月之后开始跟进。

  美团外卖晚饿了么四年,王兴最终却吃掉饿了么大部分份额。原因用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的话来讲,便是“其实美团的策略我们看得很清楚,更多的是跟进策略,从各个行业都是跟进,从它以前做校内网啊,这个就是深度的复制。但是我不评价这种策略的好与坏,我觉得有些时候这种策略实际上是蛮好的,它通过运营来弥补、来后发制人。”

  借鉴之上,注重运营,是王兴的一个长处。而王兴本人对copy的标签并不介意。几年前他就对媒体表示:颠覆性创新固然重要,但选择判断也很重要。

  强横者

  1997年,王兴从福建龙岩一中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,之后到美国留学。2003年冬天,他辍学回国,开启了创业之路。他的学识以及他的本人的阅读和思考能力广受好评。笔者接触的女记者们多数喜欢他。一位女记者曾说,嫁人就要嫁王兴这样的超级大脑。

  他和今日头条的创始人张一鸣同为福建老乡。张一鸣还曾在饭否呆过,给王兴打工。张一鸣从小就喜欢读书看报,但他分享的书单是《少有人走的路》、《世界因你而动》。记者曾反问他:你看的都是鸡汤啊。

  他和滴滴的创始人程维也是朋友。程维在阿里呆了8年想出来创业。王兴鼓动他。当程维将滴滴的第一版产品拿给王兴看时,王兴说这产品就是“垃圾”,“你看看现在的互联网产品,哪里还有需要注册的”。

  王兴像个大哥,在形象输出方面,张一鸣、程维只能算小弟。

  其一,王兴不仅给张一鸣推荐书,还给媒体记者、下属开书单。科技记者都知道他爱读书。他的专属特长是在采访现场引用花式名言。比如,2014年媒体问他如何看待亚马逊市值低于阿里和谷歌时,他引名言:周公恐惧流言日,王莽谦恭未篡时。向使当初身便死,一生真伪复谁知?

  其二,王兴输出概念,有点成功人士的味道了。这些年,除了雷军的“互联网思维”,马云的“新零售”,剩下的概念就是王兴的“下半场”。借着这个概念,美团又享受到一波免费宣传。但“下半场”并不是王兴提的。2016年5月底,程维在一个演讲里说,“互联网时代上半场已结束,下半场还剩20年”,两个月后,王兴在讲话里才提到“下半场”的概念。不知王兴是否借鉴了程维。但滴滴的公关们需要反思:为何这个概念被王兴抢了风头?

  但是,若将他的学究形象跟下文内容联系起来,你可能就要认知失调了。

  当年O2O大战,美团是线下武斗的主要参与者。在并购大众点评之前,双方因为盗图互相状告对方。大众点评还给美团发去律师函,控诉它打人。

  到外卖时期,线下的肢体打斗更频繁。饿了么的COO康嘉曾发了好多微博,控诉美团打人。康嘉还曾贴出监控录像、医院证明和派出所文件,证明饿了么员工是在自卫。在某一条微博中,研究生学历的康嘉写到自己要做一个“暴力书生”。他还附了一张经过PS的上半身裸照,胸前留着几道刀砍的伤疤,看起来像个古惑仔。这条消息还特意@了美团CEO王兴。

  所以在创业之路上,王兴一手拿着豆瓣评分8分以上的社科图书,一手拿着把锋利的砍刀。书与名言,务虚,都是讲给媒体人听的。砍刀,务实,用来划地盘,谁抢他砍谁。他两手抓,两手都硬,并行不悖。

  反目者

  能公开批评阿里巴巴的创业者不多,王兴算一个。“从战斗力来说,阿里非常强,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,我会更尊敬他们。”王兴去年接受采访时说。

  回头看,地雷在2011年埋下。但那时双方还处于蜜月期,地雷外边裹了一层厚厚的蜂蜜。2011年,阿里巴巴成为美团的B轮投资方,阿里系起码有两人帮助过王兴。

  第一人是阿里巴巴的前总裁关明生。2011年,美团开始扩张,组织架构变得复杂。王兴找到关明生,请他诊断美团的问题。关明生说,美团没有明确的领导力体系,没有明确的价值观。

  第二人是阿里的干嘉伟。2011年,王兴苦于地推团队的管理,投资方阿里就建议他去请教实战经验丰富的干嘉伟。王兴为了挖干嘉伟,约见了六次,每次还都是干嘉伟请客。

  加入美团任职COO前,干嘉伟是阿里B2B负责销售的副总裁。在投资美团时,他还是阿里尽职调查团队的一员。此人在2000年加入阿里后成为阿里直销团队的一员。这支团队就是著名的“阿里铁军”。在O2O大战里,滴滴的程维,大众点评的COO吕广渝,赶集网的COO陈国环都出自这只铁军。

  美团之所以能从百团大战中胜出,一方面跟王兴采取的策略有关,譬如专注服务团购,在资金上克制,另外一方面则是干嘉伟的功劳。O2O讲究的是“鼠标+水泥”。王兴的校内与饭否,主要是纯线上的互联网创业,属于鼠标型创业。干嘉伟则补充了美团在“水泥”环节的短板,他对美团的销售架构进行了调整,建立了美团的销售制度。

  如果没有干嘉伟,美团很可能无法完成对大众点评的兼并,也很难走到今天。但是2015年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,王兴与阿里的关系逐渐恶化。王兴说,合并之后他去阿里拜访了马云等人。在他看来,滴滴快的合并,阿里和腾讯能握手言和,那么美团也可以得到阿里和腾讯的支持。但阿里告诉王兴:你错了,滴滴快的合并对阿里是个失败案例,我们不允许这种错误再发生了。

  王兴向马化腾靠拢。而阿里则开始发力口碑网,扶植饿了么,双方战争焦灼至今。王兴不甘示弱,要求与美团合作的商户不再使用支付宝结算,如今美团的APP支付接口里,已经没有支付宝了。阿里系干嘉伟则被边缘化,2016年,他成为美团“互联网+大学”的校长,权力由实转虚。

  美团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,阿里巴巴在美团的持股比例约为1.48%。这也是王兴之前谈到的,阿里不完全退出美团,“或许是想给我们继续制造一点麻烦”。

  当王兴批评阿里时,坊间支持他的声音也并不少。但是笔者要提醒三点,其一,若没有阿里的融资以及阿里系的智力支持,王兴很难成为今天的王兴。其二,针对王兴的批评,阿里并没有做出具体回应,若仅以王兴的单方面回应就授予他褒奖,有失偏颇,况且在法理上,阿里作为美团股东,如何去处理股份是它的权利。其三,没有处理好与阿里的关系,王兴本人是否也有问题?阿里投资了中国过半的独角兽公司,为何矛盾只在美团爆发?

  招股书显示,腾讯是美团的最大股东,占股20.1363%。王兴称腾讯是朋友。

  在2010年3Q大战时,王兴曾批评腾讯,“还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?”现在王兴跟马化腾进入蜜月期,微信的第三方服务里,接入了美团系的四个服务。但王兴仍像一枚棋子。美团的成长史也是融资、烧钱的军备竞赛史。他难逃资本的意志。与阿里的战争要想取得胜利,他还要依赖马化腾的两个意志:腾讯与阿里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继续为敌;腾讯继续保持开放心态。

  马化腾的这两个意志,只要转移一个,王兴就会陷入被动。

  创业者

  港交所的招股说明书显示,王兴现阶段以及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创业者。

  他站稳团购市场后,多元扩张到外卖、酒旅、打车以及共享单车等领域。他的敌人包括阿里巨头,也包括垂直领域的领先者,比如携程。

  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,美团经营收入分别为40亿元、130亿、339亿,增长率为225%和160%。经调整的利润亏损分别为59亿元、53亿和28亿。

  美团发展已有8年。在前些年,他对上市并无兴趣。2014年,他称,谁要是在2015年上市,谁就认输了。2017年时他反驳上市传闻:美团点评目前可以随时上市,但生活空间这个行业空间巨大,美团点评没有上市时间表。而在今年,他则称,他这几年一直努力让美团随时可以IPO。

  这也是形势所逼。国内知名的投资机构都曾投资过美团,王兴想继续在一级市场找钱,难度较大。其次,港交所的改革,为美团提供了一个机会窗口,他可以借助上市融资,增加弹药。

  招股书称,美团是一家领先的“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”,使命是“帮大家吃得更好,生活更好”。

  在王兴的构想里,美团有可能成为与腾讯、阿里巴巴体量相当的超级平台,“需要的时间不短,至少五到十年”。他的多元化、平台梦能否成功,只能等到他实现的那一天才算成功。在当下,他的多元扩张不能被定义为正确,只能说是阶段性的没有失败。

  他还需要做到最为关键的一点,那就是盈利。如此,他才能撕掉创业者的面孔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西安夜网

GMT+8, 2018-11-16 21:31 , Processed in 0.109200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西安夜网

© 2018 西安桑拿网

返回顶部